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,专业古筝电视频道

中国古筝网首页

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官方微博| 官方微信| 关于我们

活动

【赌博网游戏】_真钱博彩开户,香港网上赌博网站!

2016-06-26 08:50:22

它更是最好获得一个关于它的详细了解赌博网游戏

【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存款5分钟内到账 取款半小时内到账 在菲律,澳门 均设有实体贵宾厅信誉有保障 玩的放心】

  中超有博彩公司排名赞助吗来澳门后三大博彩公司荷官

  来广州10年已把广州当成“家” 他想戴满10个金戒指

  今年35岁的Sandy Nigo来自非洲的几内亚,我们约在环市中路的一家冷饮店见面。他十分谨慎,听说记者是一个经常和他做生意的张老板介绍的,他才同意见面聊聊。不过,第一次见面,记者硬是没有认出他。因为约我们见面的张老板说,他今年30出头,会说中文。但眼前这名黑人男子看起来好像有40岁的样子,体形很胖,眼窝深深地陷进去,额头上的皱纹已层层叠叠。不过,一股浓烈的古龙水味道,两个闪亮的耳钉,还是让我确定了他的身份。这位已经在广州生活了10年的非洲“倒爷”向记者讲述了他在广州淘金的故事。

  他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,叫做张鑫,姓张则是因为他想和张老板一个姓,感觉亲近一些,用三个“金”组成名字则是因为张老板找算命先生给他算过命,他五行缺金,他的中国朋友都称他为小金。

  每天必看新闻联播

  小金身高180厘米,体重有86公斤,一件贴身的牛仔裤穿在他身上,有些让人担心他硕大的臀部随时会将牛仔裤撑爆,他的左手戴着3个金戒指。其实,小金刚来中国时只有130斤,这10年间增肥了40多斤。虽然他的中国话带着浓郁的非洲口音,但还是大抵能听懂。

  晚上9时,小金七拐八拐,拐进环市中路一座小巷的餐馆,餐馆店面很小,桌椅破破烂烂,地上也有些脏,一般人很难找到它。店里的大厨是一位黑人,小金和他用非洲土话寒暄了一阵后,大厨便一头扎进厨房忙碌了起来。

  虽然来广州10年,但他还是吃不太习惯中国菜。由于环市路一带非洲人多,出现了不少非洲餐馆。15分钟后,一份油腻的羊肉米饭,一份配咖喱酱的玉米圈,一瓶啤酒端上了桌,合计43元。小金说,他只有在心情较好时才会到非洲餐馆吃饭,很多时候,他都在家中吃泡面。小金说,对于很多在广州的非洲人来说,辛苦一天之后,在这家装修很简陋的小饭馆吃吃饭,聊聊天,是最快乐的事。对于繁华的广州来说,这里犹如另一个世界。

  小金对中国时局的熟悉程度令记者感到惊讶,他每天都会看报纸和新闻联播。

  从非洲农村来到中国大都市

  小金的舅舅在几内亚开了一间杂货铺,专卖中国商品,一般从广州进货。有一次,舅舅送了他一块中国产的石英表,问他有没有兴趣去中国,他一听就很激动。因为出生农村的他当时在一家摩托车修理铺帮人修摩托车。他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,他还从来没有出过国。

  2006年,小金跟舅舅来广州参加广交会,那是他第一次到中国。

  小金舅舅早年来广州做生意,很快就发财了,回国买了两辆车。现在,在广州广园西路的X龙商贸城租了一家铺子,从白马服装城购进服装、皮具、数码相机、手机等产品,然后运回非洲销售。小金决定也来中国试试手气。

  他到广州第二天,舅舅带着他到淘金一家酒吧,见了三个在广州做生意的几内亚贸易商,还有一位尼日利亚的老板。小金说,他对这个老板印象很深,因为他的双手都戴满了金戒指,他当时专门数了一下,一共9枚。从那时起,小金就立下心愿,将来自己有钱时,也要把双手都戴满金戒指,像那位尼日利亚老板一样酷。小金至今还记得,当晚啤酒是200元/打,他觉得很贵,在老家,他根本舍不得去酒吧喝酒,即便是首都的酒吧也很小,没有吧台,也没有舞池,很多人都是买一瓶啤酒,站在外面的露天空地上或台阶上喝啤酒。

  租房成最大障碍

  到广州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语言。舅舅为他报了一家中文语言学校,半年后,他已经可以进行日常交流。

  来广州的前3个月,小金都是和另外一位尼日利亚人住在一起。3个月后,他准备搬出去住,因为和他住在一起的尼日利亚人生活习惯太不好,衣服、臭鞋子堆得满屋子都是,还经常在外面酗酒,到凌晨才回来,然后一觉睡到下午两点才起床。不过,他很快发现,租房成了难题。

  后来,小金通过一个中国朋友帮忙,才租到房,他给了对方800元介绍费。

  小金说,广州的包容性很强,多数广州人对他们很友好,这也让他在广州生活有了“家”的感觉。

  首单生意卖手机赚6万元

  来广州一个月后,小金对广州已经比较熟悉了。三元里的天秀大厦,是一个非洲人聚集区,里面有非洲人开办的20多家贸易公司。小金的舅舅在这里有一个档口,每年广交会,很多非洲客商来到广州,都会到这里的档口采购。服装、皮具、二手手机、电子产品,是小金采购最多的产品,尤其是深圳的产品。他向舅舅借了1万美元作为“启动资金”。2007年,小金以150元的单价购进了一批电子产品,通过一个商人的集装箱运到了国内,这笔生意让他净赚6万元。

  几年下来,哪些东西在几内亚国内能畅销,小金已摸清了。在非洲最有市场的是中国的服装。“一件20元的衬衫,到了几内亚可以卖到50~60元。一部智能手机,在中国进货价200元,到了非洲可以卖到500元。”

  在几内亚,即便是像首都科纳克里这样的大城市,断电也是常有的事,一天能供电10个小时已经不错了,所以很少有人用台式电脑。这就为小金这样的“倒爷”带来了商机,所以笔记本电脑大有市场。他在中国买入一台笔记本电脑,单价2000元,到非洲可以卖到5000元,买得起的都是家庭经济条件较好的中上层。“而利润最高的还是汽车,6万元买一辆皮卡,到了非洲可以卖10万元以上。”

  不过,也不全是只赚不赔,他也上过当。有一次,他在中国订购了1000条裙子,但运到几内亚,收货时却发现货不对板,材料与在中国看的完全不一样。这一次,他亏损了2万元。从那以后,他学聪明了。货物未查验时,不付全款。

  来粤非洲人学历升高

  在小金看来,在广州“淘金”的非洲人已经有了阶级分层。有正规身份的贸易商人,他们到广州的时间久,有的已经获得了中国居留权。还有白领,以非洲老板及中东老板为服务对象,在写字楼上班或为他们提供中介、翻译、保镖等服务。当然,也有一些人没有取得居留权。

  初来广州经商的非洲人大多是从背包客做起:带着几万元来采购货物,塞在两三个大行李包内,以服装和电子产品为主,直接坐客机拎回非洲。其中也有不少非洲人生意由小做大,在三元里一带有了好几个商铺,有了几百万元资产。

  小金认为,最近五年来到广州的非洲人,跟十多年前已经有很大变化。以前非洲人只是听说中国遍地黄金,听别人随口介绍几句,就想尽办法筹钱过来,结果却只能在批发市场里替进货的非洲商人搬运货物。而近年到中国的非洲人,很多都受过高等教育。

  他坦承,中国就是天堂。不过,在广州做生意的非洲人,能赚钱的是少部分,约占四成。

  希望将来娶个中国老婆

  谈到目前的生活,小金说自己还是和起初到广州一样,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,比较悠闲。

  有时他会很早起来去收购二手电子产品,找货运公司,把这些东西运往国内,但有时也会像之前的尼日利亚合租者一样,凌晨三四点才睡,一直睡到下午三四点,与喜欢夜生活的非洲朋友们在广州街头吃夜宵,喝啤酒。小金说,他来到中国之前从来不知道还有吃夜宵这回事,因为几内亚的商店晚上9点钟就关门了,没有可以吃东西的地方。到广州几年,他还学会了广州人喝酒时常玩的游戏“摇骰子”。

  如今,小金在广州已经有了一套70多平方米可以供他长期居住的房子,并有了稳定的生意圈,还结交了不少中国朋友。他得意地告诉记者,来中国十年,自己先后交过四个中国女友。第一个女友是他进货时认识的中国女孩,后来因为生活方式差异太大而分开了。第二个女友本来交往得不错,小金还在广州见过她的表姐,但女孩的家人坚决反对,女孩受不了这种压力,分手了。第三个女朋友,也是因为家人反对分手了。第四个女朋友,两人相处了两个月,后来性格不合分手了。

  小金说,他的目标就是将来能找个中国女孩结婚。至今,他的手机上还存着四个女孩子的照片。但当记者提出想到他的住处看看时,被他婉拒。

  赚足钱回家盖大房子

  在中国倒货十年,赚了多少钱?小金并不避讳这个问题。“100多万吧。”他说。

  对于未来,小金说,自己并没有回到老家的打算,因为回去的生活实在太艰苦了,并且,找工作也非常困难。除非有特别的渠道,否则,只能到建筑工地上做苦力,或者开货车跑运输。

  他说,在几内亚,儿童到了12岁以后基本都不上学,出去自谋生路,他所在的县城,甚至还没有水泥路和柏油路,所有的公路都是泥土路,车辆经过后尘土满天。

  “就算要回去,我也要赚够了钱才回去。不能现在就回家,因为家人都在等着我从中国发财回去给大家发红包,给他们盖一所大房子。”小金说,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。

  文/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

 

  且看我们如何将真人真钱百家乐(新闻来源:人民币赌博网站注册送真钱